您好!欢迎您进入广东省电子商务协会官网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探索《贸易便利化协定》下全球电子贸易如何“通得快、管得住” ——2018电子多边贸易体制与贸易便利化研讨会在义乌举行

2018电子多边贸易体制与贸易便利化研讨会于2018年4月11日下午在浙江义乌国际博览中心举行。各国际组织代表、各国政府代表、各国行业代表、学术代表、企业代表、国际国内媒体代表等齐聚本届研讨会。研讨会汇聚世界智慧,共同就《贸易便利化协定》下的全球范围电子贸易如何跨境“通得快、管得住”展开探索,共同推进国际贸易便利化与无纸化进程。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副主任付诚

研讨会上,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副主任付诚介绍与会代表介绍了来自国内外的参会嘉宾,主持人张为志介绍了研讨会的基本议程。


中国口岸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韩坚

中国口岸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韩坚在致辞中表示,当前,中国基本实现了海关管理局信息共享,为单一窗口提供了建设和发展的平台。单一窗口是以国务院口岸部级联系会议:关于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的框架意见,作为一个里程碑。这个框架意见也是我们单一窗口的一个顶层设计,框架意见制订了中国单一窗口与中央和地方两级建设布局,依托中央和地方两个层面的电子口岸建设平台,共同打造全国一体化的单一窗口环境。提出由中央层面统筹建设单一窗口的标准版,避免各地重复开发,资源浪费,发挥中央电子口岸总对总的功能,实现业务协调和技术标准在中央层面统一对接。国口办在这个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各个部委大力支持下,会同18家政府部门共同推进了中国单一窗口建设,取得关键性突破。目前,全国60%的进出口货物已经在单一窗口办理了。全面建成并实施单一窗口可以有效在大通关环节当中减少环节,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从而优化我国营商环境。未来,单一窗口应当在数字贸易、大数据共享、智能化和一带一路四个方面有重大突破。由此,我们十分期待对Taggs系统的实际操作与应用有更多了解,从而更大范围、更大程度上提高口岸工作效率,降低实操的难度,减少进出口过程中的成本。


中国电子商会副会长柳玉峰

中国电子商会副会长柳玉峰在致辞中说,实现全球范围单一窗口的协同,还有很长一个过程。各国跨境贸易之所以仍然存在诸多不便利,主要原因还是制度上的滞后,各国的政策法规不一致,地方习惯导致进出口信息不对称。未来,如果能够实现出口国的出口报关单同时也是进口国的进口报关单,也就真正实现了多边贸易服务的便利化,从而大大减少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进出口成本,这需要政府和市场的共同作用。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贸易便利化高级顾问Mohammad Saeed

在多边贸易体系下的各国协同(上)专题研讨环节,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贸易便利化高级顾问Mohammad Saeed专门解读了《贸易便利化协定》。首先必须认识到这些电子商务交易的效率,究竟取决于什么,从大家下单开始,到货物真正送到消费者手里。这整个过程当中,效率其实是有由整个环节当中最弱一环决定的,也就是说别的环节都做得很好,但是只有一环做得特别差,那整体效率都会很差,就是因为这最弱一环。所以,要提高效率必须从整个供应链角度考虑问题。那对于跨境电子商务,电子贸易主要的一些障碍就包括交通运输的基础建设,技术更新换代跟不上节奏,更重要的是跨境跨地区的运送业务还不够高效。

在贸易全球化的背景下,企业的竞争力依赖于生产效率和交易效率。就过去几十年从事进出口贸易相关工作的体会,今天的商品流通在地理区位上发生了很大变化。一件产品从出厂到最终被消费者购买使用,往往要经历至少6个(以芭比娃娃为例),多达37个(以苹果手机为例)国家和地区。这恰恰说明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贸易链的重要性,因为贸易便利化的实现能够提高信息的透明度,提升物流效率,从而减少发展中国家的产品受到公平而非歧视的对待。而跨境贸易便利化的实现,甚至能够使商品的总成本减少60%。贸易便利化其实是一个非常广的概念,包括了许多方面的效率提高,包括从仓库到零售商的货架一系列供应链管理。电子商务方面贸易便利化的话,就包括有多个利益相关方,包括像公有企业,私营企业以及海关,港口,口岸,相关的机构共同参与进来才能打造这个贸易便利化。TEGGS提出“我们出口的表格就是对方进口的表格”,这一点的实现需要参与《贸易便利化协定》的成员国之间密切合作,分享边界线,最大限度地减少边界工作的重复性。它的最终实现会经历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首先需要成员国之间协商达成共识,然后共同制订相关律法,并翻译多国语言,形成一个基本通用的语言体系。然后是让各国的私有企业去试行这些规定和语言体系,比如以半年为一周期,在这一环节,供应商应当不断参与到经常性的讨论中,就操作中遇到的问题进行沟通和探讨,从而修改和不断完善这套成员国共享的便利化服务系统。

整个过程中,最大的障碍是思想意识——各国边检机关应当努力克服孤岛意识,打破思维定式,把私有企业当做是服务的对象,而不是要控制的对象,这样才可能做到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合作,提高实际操作的效率。

随后,在场嘉宾就这一议题展开讨论。宁波国际物流发展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徐伟从实操角度谈了作为物流企业的体会。他认为政府与企业的合作是一个难点,首先还是需要政府的推动,因为单证的数据互换,在各国各方面的监管方式有所不同,牵涉到法律法规,非常复杂,不是一个简单的翻译和数据交换的问题。他以中国和美国报关单在内容上的无法完全对应为例说明,指出企业之间存在的差异——一旦在政策上实现报关单一窗口,对于规范的企业而言更容易适应新规,而因势利导的许多不规范的企业就很难严格执行。这是一个不合理但又切实存在的问题。

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运营中心主任黄峰从电子口岸网络的角度谈了个人看法。认为物流企业与政府之间的主要是非监管类数据的共享,而涉及到监管类数据的共享,可能主要还是发生在政府之间,彼此的可信度更高。这当中最关键的两点,一是需要弄清数据的持有方(owner)是谁?如何获取相应的授权,前提是能够做到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二是数据的格式(format)如何统一。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国际贸易系陆菁教授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国际贸易系陆菁教授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切入,就她主持的一项关于第三方评价(2008—2016)的贸易便利化(指数)测度做了说明。测度结果显示,中国的贸易便利化指数在0.5—0.7之间,而贸易便利化程度最高的排名依次是新加坡、荷兰、德国、日本、美国和英国。这些国家的贸易便利化有赖于良好的制度环境以及最大限度地发挥自由港的作用。中国的贸易便利化程度的提升,还主要依赖于港口基础设施的建设与投入。


国际港口系统协会秘书长Richard Morton)

国际港口系统协会秘书长Richard Morton认为贸易便利化以及单一窗口的工作可以帮助我们打造快速绿色通道,具有完整,可溯性和完整的透明性。这样大家都可以很清楚知道谁拥有数据,谁拥有数据的控制权,谁正在处理这些数据,以及谁可以让我看得到这些数据,或者我可以把这些数据展现给谁。他提醒大家注意,比翻译和格式更重要的是数据集,问题的关键不是语言的不同,而是各国对数据定义的不同。如果数据集不统一,在语言转译过程中,很可能出现大量信息被修改而不知哪些内容变更的情况,反而加重了信息不对称。因此,应当首先敦促各国使用统一的数据集和数据格式,这是分享数据的基础。


浙江省商务厅徐高春副厅长

浙江省商务厅徐高春副厅长介绍了浙江单一窗口建设于应用的情况,浙江省商务厅办公室主任韩峻、大连天呈跨境电商服务平台的企业代表、浙江电子口岸的技术总监黄书东、工信部二维码认证中心主任张超、德中联技术有限公司总裁裴学军等与会嘉宾也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提出了跨境物流行业未来对于建立智能化数据集为基础的单一窗口的国际联动机制,是必然趋势,也提出了存在的许多难点。

Mohammad Saeed做了补充:他感慨在场讨论质量之高,各方在意愿上是高度一致的,很有雄心。总的来说,问题集中在三个方面:1.数据集的建立与分享,以及责任方的明确;2.国际边界在数据分享中的合法性;3.信息透明、系统改进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他认为既然各方的诉求是一致的,应当有的一个远见是:大家不是竞争而是合作的关系,应当共同努力。


浙江大学科学技术与产业文化研究中心非现场经济研究所所长张为志

主持人张为志对第一阶段的开放式研讨做了小结,并就多边贸易国际合作的信息化向智能化合作推进提出些思考建议。


泛亚电子商务联盟(PAA)前主席、Inter Commerce公司CEO Francis Lopez

在智能多边贸易与贸易便利化(下)专题研讨环节,泛亚电子商务联盟(PAA)前主席、Inter Commerce公司CEO Francis Lopez从PAA视角出发,谈如何构建普惠、共赢的电子贸易便利化。PAA建立之初,其价值主张就是为成员国提供安全、可控的电子数据集。而贸易电子化的目标就是减少成本,为各国单一窗口提供信息和咨询服务,例如开发软件、提供培训、物流和金融服务,帮助成员国的跨境企业能够尽快通关、清关。一个事实是,政府的IT能力往往较低,不具备发布电子原产地证明的技术能力,因而多国非官方组织的作用是很显著的。它能够在法律框架中,协助贸易伙伴进行身份信息的认证,达成同一信息在各地的互认性。互联协议旨在确保电子文件安全有效,这本身也是减少纸质文件使用、增加贸易便利化的重要途径。PAA开发制作的进口证书,就是为出口国提供进口许可,充分考虑到进口国的法律要求。所有的数据交换都有相应的界面提升便利化。


新加坡劲升逻辑GeTs的高级产品经理何伟杰

新加坡劲升逻辑GeTs的高级产品经理何伟杰分享了GeTs自2017年5月建立以来的实践成效。他们开发的两类产品,一类是面向政府的,另一类则是服务于海关自贸区的港口互联,为其提供可视化的系统。两类产品能够为单一窗口的前端价值增加服务。目前,GeTs与中国的Teggs系统合作,希望设计出成熟的xBS平台,加速信息运送和流通。未来,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将被普遍用于数据分析,同时确保数据输送的安全性,这既是挑战,也是大家共同的愿景。并就普惠于17国的TEGGS16+1前置系统的计划谈了配合实施的想法。


马来西亚Dagang NexChange Berhad公司的国际贸易顾问Chan Chaw Peng

来自马来西亚Dagang NexChange Berhad公司的国际贸易顾问Chan Chaw Peng女士分享了东南亚物流网络高度共享的经验。她认为政府之间交换数据之后如何使用,这涉及到数据持有方和发布方的利益。目前,只有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和越南五国共享物流网络,有能力发布电子形式的原产地证书,但全流程的电子版(无纸化)还需要很多时间去实现。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黄先海教授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黄先海教授认为技术、政策和规则的一体化应当以企业为主导,普惠更大范围,同时还应当注意知识产权的保护,黄先海教授还介绍了他对ewtp的一些观点。香港贸易通集团的总经理Cheung Chi Kwok以自己公司为例说明B2G的过程其实远没有G2G的过程繁难,现有的社区平台操作起来非常繁琐,未来应当建立更多的分布式平台,使区块链运行更高效。国富商通信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孙放认为要实现单一窗口,技术层面并不复杂,但是一个全新设计的好的系统,其协调转换、推进是困难的,需要多方发挥作用,需建立一个良好的协调机制。Francis Lopez也补充道,目前东盟海关的申报文件基本做到了信息统一,但在操作层面上仍需结合各国的法案。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关于植物检验检疫的认证,在操作层面并没有统一标准,因为各国的地方法不同。而且,无纸化对于发达国家是容易操作和适应的,但对于硬件设备尚且缺乏的发展中国家,还是很难,需要更多实质性的帮助。


浙江大学科学技术与产业文化研究中心非现场经济研究所所长张为志

浙江大学科学技术与产业文化研究中心非现场经济研究所所长张为志做了上下两场研讨会的总结。他认为国际法与各国法律是无法逾越的,贸易便利化的实现应当基于对各国法律法规尊重的基础上,而不是回避或不切实际地期盼法律发统一。国际贸易无纸化传输数据的过程中,必需明确各个行为的法律主体,不仅仅师停留在货物流转的层面,不仅是传输了什么,更要重视:谁在转译与传输、替谁传输、为谁传输,全程全量的跨境电子证据链的传递非常重要。同时,张为志以16+1成员国电子口岸前置系统为案例,阐述了区域性电子口岸前移结合对地区整体便利化的重要性。最后,他希望像今天这样的多国跨界研讨能经常举行,各国各界一起就多边贸易与贸易便利化建言献策,推动各国普惠的数字经济全球化。

研讨会的最后,张为志代表各方宣读了《贸易便利化白名单制度》倡议和《共建16+1电子口岸前置系统,促进16+1贸易便利化》倡议。倡议书倡导推动国际第三方中间全球普惠的综合服务体系,倡导国际贸易数字化、跨境数字金融服务、跨境电子资质申请与认证服务、在线国际贸易跨境纠纷调解与司法救助服务于一体,推动各国口岸数字化及空中前移合作,满足各国跨境数字贸易的合规、简单、高效与低成本的需求,推动全球普惠的贸易便利化发展!

付诚副主任致闭幕辞,高度评价了本次国际研讨会,感谢各国各行业与会者的精彩演讲与每位发言者精辟独到的见解。本次研讨会在集体合影中圆满谢幕。

本届研讨会由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主持召开,商务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外交部、国家口岸管理办公室、浙江省政府、义乌市政府指导。杭州推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国富安安全认证有限公司、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北京国富商通有限公司、广州市南沙区跨境电商行业协会、广州南沙盈通粤港货栈协办。中国国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浙江大学非现场经济研究所承办。(来源:中国国际电子商务网)

上一篇:
下一篇: